公安部增加联网核查服务 身份证失效可以这样补救公安部增加联网核查服务 身份证失效可以这样补救

公安部增加联网核查服务 身份证失效可以这样补救
公安部增加联网核查服务身份证失效了可以这样补救本报记者 姜天骄近年来,伪造、买卖、冒用居民身份证等问题时有发生,对公民合法权益和社会管理秩序造成严重损害。公安部近日召开新闻发布会,介绍全面提升居民身份证服务管理水平,防范冒用居民身份证等情况。对于假证问题,公安部全面推进居民身份证登记指纹信息工作,社会各用证部门和单位可以通过身份证信息读取器,就像验钞机一样快速、准确地进行指纹比对,实现人证同一性认定。在失效居民身份证核查方面,公安部汇集群众丢失被盗居民身份证信息以及换领新证后的原居民身份证信息,通过部门间信息共享与服务平台,向社会相关用证部门和单位提供失效居民身份证信息核查服务,为防止居民身份证被冒用提供了又一重要的辅助核查手段。据公安部科技信息化局巡视员吴恒介绍,为方便身份证失效的企业和群众在线上办事环节中解决“我就是我,是我在办”的问题,公安部已经通过三种渠道提供全国人口信息共享服务,一是依托国家人口基础信息库,在电子政务外网向国家数据共享交换平台提供服务接口,满足各级政府部门的信息共享需求。二是依托公安部“互联网+政务”服务平台,利用互联网提供网上身份核验服务支撑。三是向银行、证券、铁路、民航、电信运营商等单位提供“总对总”的实名比对服务。在此基础上,公安部将根据用户的需求和具体业务场景,增加失效居民身份证联网核查服务,在企业和群众线上办事环节中将有针对性地提供“实人+实名”比对或“实人+实名+实证”比对两类辅助性身份核验手段。其中,“实人+实名”是以姓名、身份号码、人像等三要素进行比对,解决“我就是我,是我在办”的问题。“实人+实名+实证”是以姓名、身份号码、人像、证件有效期等四要素进行比对,解决“是我持有本人有效证件在办”的问题。对于公民个人如何有效防范自己的居民身份证被冒用的问题,公安部户政管理研究中心主任、治安管理局副局长黄双全建议,居民身份证一旦丢失,应尽快办理挂失,公民个人不出租、不出借、不转让居民身份证,不使用伪造的居民身份证。黄双全表示,公安机关将不断提高居民身份证服务管理水平,进一步加大对涉证违法犯罪活动打击力度,并会同各相关部门将冒用他人居民身份证人员列入“黑名单”,实施联合惩戒。同时,公安机关也建议社会相关用证部门和单位要充分利用居民身份证人像、指纹信息以及失效居民身份证信息,认真核查证件真伪和人、证一致性,严防冒用他人居民身份证问题发生。

暑期游学市场屡遭吐槽 有家长晒账单:总费用超7万暑期游学市场屡遭吐槽 有家长晒账单:总费用超7万

暑期游学市场屡遭吐槽 有家长晒账单:总费用超7万
游学市场屡遭吐槽 产品褒贬不一贵在哪里孩子们在汉魏洛阳故城考古发掘现场。卢喆/摄参加螺丝钉贵州游学项目的小朋友参观贵州省博物馆,了解少数民族文化。马东/摄  诗人舒婷有一句诗这样写道:我们都是秋天的叶子,被裹挟着向前飞奔,既无从呼救,又不肯放弃挣扎。  同样的一种无助的焦虑感,似乎每到暑假都要在家长中流传一遍。2017年暑期,月薪3万元支撑不起孩子暑假的新闻引发热议。而在2019年,这一费用上升到了8万元。一位母亲晒出的暑期账单,花式培训班、花式海外游学,再来点出行交通、餐饮费,总体费用达到7.4万元,其中游学就占了5万元。  游学已经成为家长的消费标配  假期的游学已经成为家长的消费标配,因为不但学校的假期作业需要写游览见闻,中考的作文题目甚至都涉及相关内容。家长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都会带孩子在暑期出游,暑期一贯是全国旅游的旺季。而近年来,更多家长希望孩子在旅游中,不但能开阔眼界,还能学到更多的知识,游学旅游产品成了越来越多人关注的焦点。  暑期将尽的时候,携程旅游集团发布了《2019暑期游学账单》显示,从携程游学平台的订单数据看,2019暑期单次游学人均消费价格为8641元,同比2018年下降4.3%。家庭平均游学花费2.2万元,同比2018年增长2.1%。  携程游学平台发布了“2019暑期游学消费排行榜”,统计了全国15个游学主要出发城市2019暑期消费价格:广州游学人均花费11963元全国最高,其次是北京10380元和上海9830元。在K12阶段学生中,游学消费按照年龄递增。各年龄段消费最高的分别是珠海小学生、上海初中生、广州高中生,消费金额分别为5963元、12263元和20852元。就全国平均收入来说,游学消费的确不低,但比上面账单中晒出的一个暑假游学花5万的数据低了不少。  统计数据虽然显示,绝大部分家长还是比较理性,不可能大幅超过自己的收入水平消费游学产品,但焦虑的情绪却是实实在在的,在采访中,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发现,很大一部分家长在选择游学产品时,最难判断的就是“学”。怎么学,学到什么程度,达到什么效果?这些问题都是在购买之前无从判断的,而且每个家长对“学”的理解各不相同。  游学可以贵,但要贵得有道理  北京的赵女士暑期给即将上初一的儿子报了一个游学团,国内洛阳+西安的行程,不包含机票就花了1.5万元,而一般的行程才五六千元,赵女士的朋友都很不理解,认为赵女士被收了“智商税”,赵女士却不以为然,认为这1.5万元的游学产品贵得有道理。  赵女士所说的游学产品,是今年暑期携程推出的自营少年壮游系列之一,从洛阳出发到西安,沿途寻访从西周到汉唐的遗迹。“这个线路是复旦大学历史系教授设计的,不走传统的旅游景点,很多是基本没游客的博物馆和没有对外开放的考古现场。而且在这些地方给孩子们讲解的不是导游和讲解员,而是博物馆和考古队的研究员。”这是赵女士对行程中最满意的地方,“这些是平时想花钱也请不到人,想去也去不了的地方。”  而对于价格,赵女士觉得物有所值:“这个团一共只有10个孩子,大部分是初中生,没有家长。配了一个领队负责全程、一个导游安排车辆食宿,一个生活老师、一个摄影师,还有一个复旦大学历史系的在读博士负责全程的学习指导。吃饭也都是挑当地最有特色的餐馆,完全不是原来旅行团的概念,不能用旅行团的价格来比。”  赵女士说,在“游”的部分,因为去的很多不是热门景区,所以人很少,“好几次都是包场效果。”最让她满意的还是“学”的部分:“‘博士老师’不但随时可以答疑,一天行程结束之后,还给孩子们复盘,把白天的内容再串一遍。而且行程一开始,就把孩子们分成两个队,每天复盘结束有PK赛。孩子为了给团队挣分,每天听得可认真了,连本都带上了,一路在做笔记。”  但赵女士说,上述这些都不被她的朋友认可,主要的理由是,能学到的东西有限。“我自己也是博士毕业,也从事教学工作,我当然知道知识要从阅读中获得。旅行中获得的知识肯定是远远少于读书,但是游学最重要的是能开启孩子的阅读兴趣,越专业的书越是需要带着疑问阅读。游学是开启孩子阅读兴趣的钥匙。”赵女士说,“以前也带儿子去旅游,到各种古迹中孩子没有兴趣去了解,感觉像是在强迫他一样。而游学的形式不一样,跟同龄人一起,整个行程很开心。孩子回来后也愿意去了解相关的历史知识,说下次还想再去。”  产品不怕贵,怕的是客户说不值  “喜欢的家长,每年都愿意跟我们出去,早早就打听今年的行程。不喜欢的家长,看产品页面直接就关闭了,我们永远不知道他们因为什么不喜欢。”螺丝钉博物探索联合创始人兼首席运营官马星告诉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  螺丝钉博物探索的主要产品针对小学阶段的孩子,以周末博物馆科普游学为主,在假期也会推出游学产品。  “游学产品和旅行团相比肯定贵,而且还贵不少。第一,成本比旅行社高太多了,根本便宜不了;第二,我们是有课程设计的,寓教于乐也是专业活儿。”马星说。  马星解释为什么游学产品成本高:“首先,车,我不敢用便宜的,一定是要有资质而且车况要好的。这一项肯定就贵,尤其是在暑期旺季,用车最紧张的时候,指定车弄不好是要加价的。吃饭我们都是在当地餐厅点菜的,不是团餐。为了照顾孩子,在贵州都要求点不辣的菜,怕小孩被鱼刺卡到,都不敢点鱼。在这个基础上还要吃出当地特色,那都是我们派员工先去试吃过,然后才确定的菜单。这都是成本。”  “所有的一切,首先要确保的是安全。不是开会说说的那种,是要把每一个环节都反复想过,确定好流程和规范,然后教给带队的员工。员工也都是20多岁,就是大点的孩子带着一群小点的孩子,必须事先想好一切危险性,然后严格流程。”马星说,“所以我每年的游学团数量有限,因为我派不出那么多人去,不是我的人我也不敢用。”  身为教育学硕士的马星是从旅游行业去创业的螺丝钉,她说以前对亲子产品的理解,现在看起来太粗糙、太幼稚了,“不是加些亲子项目就可以叫‘亲子游’了,现在来看这样的产品为什么复购率低?因为缺乏人性化服务。举一个最简单的例子,现在的亲子游很多是单独一个妈妈带着一个甚至两个孩子出游,这个妈妈会面临多少困难?无数个!就光上厕所一项,就能让人崩溃。绝大多数地方是没第三卫生间的。”  “把这些妈妈所有的困难尽量都想到,然后都解决好。那购买过一次的客户,她下回还想去。”马星说,“中国的消费者早已经接受了为服务付费的概念,产品不怕贵,怕的是客户说不值。”  马星说:“螺丝钉有个投资人,一开始只是购买了我们考古发掘的一个科普游学产品,他两个孩子都玩得特别开心,也特别喜欢那个课程。他就跟我们说,他一直在找这样的产品,终于找到了,我们做的就是他想要的,问我们是否接受投资。”  游学还缺龙头企业建立标准  马星觉得游学产品的现状是,客户找不到想要的产品,产品也找不到销售渠道给需要的客户:“做游学产品的大多数都是小公司,传统旅行社也做,但多数只是原有线路改改名字,谈不上有课程设计。还有很多营地组织的以户外运动为主的产品,也叫游学。都叫游学,产品的设计理念和实际内容又千差万别,客户在海量信息中无法分辨。”  “螺丝钉目前最好的销售渠道是‘大V’,平常写育儿公众号。或者是‘妈妈群’,家长们相信平时有共同话题的妈妈所推荐的产品。”马星认为目前游学市场还是缺能带流量和建立行业标准的龙头企业。  “今年暑期游学旅行市场提前升温。从携程游学平台报名情况预计,暑期游学旅行人次同比增长50%以上。”携程游学平台总监贺静说,“目前,游学市场还处在快速增长期,产品形式多样,未来将进一步细分游学市场主题,让客户在选择上更清晰准确。”  贺静认为:游学供给侧面对的是一个多样的市场。不同年龄段、不同兴趣的客群,需要不同的产品去满足。如今游学市场面临的实际体验低于预期的情况,就是由于购买预期和游学产品供给不匹配导致的。携程希望做的,就是通过平台的方式,把消费者和产品联接起来,并进行更精准的匹配和推荐。平台将游学产品根据价格、主题、机构类别、执行经验、客户点评进行分类、分级,实现需求侧和供给测的信息对等,让消费者可以充分结合孩子的年龄、学力、兴趣爱好、目标等进行决策,找到真正需要的游学产品。  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 鄢光哲 来源:中国青年报

笑岔气!印度一群蜜蜂在小伙臀部筑巢笑岔气!印度一群蜜蜂在小伙臀部筑巢

笑岔气!印度一群蜜蜂在小伙臀部筑巢
  【环球网综合报道】据英国《镜报》8月25日报道,一段视频显示,在印度东北部的那加兰邦,摄像机捕捉到了一群蜜蜂在一名男子的牛仔裤后面“筑巢”。一群蜜蜂在该男子的牛仔裤后面“筑巢”  这名25岁的男子名叫韦列尔胡,他和他的朋友开车前往当地的一个出库时,蜂后落在了他的屁股上,紧接着蜜蜂群从各处赶来贴在他的屁股上。视频中,韦列尔胡弯下腰,试图甩掉蜜蜂,但蜜蜂却纹丝不动。最终,他扯掉了蜂后的翅膀,把她丢进一个容器里,其他蜜蜂跟快便追随他们的王后而去。后来,他们冲进了车里,锁上了车门,躲开了蜂群。  据悉,蜜蜂在温暖的好天气里通常很活跃,因为花朵盛开,有充足的花蜜和花粉,这是一个为蜂巢采蜜的好机会。蜜蜂在温暖的天气里通常很活跃  蜂后是蜜蜂群体中唯一能产卵的雌性蜂,当蜂后离开原来的蜂群,一大群工蜂会随之而来,一个新的蜂群便形成了。在原生蜂群中,大约60%的工蜂会离开它们原来的蜂房。

分钟寺棚改将兑现“方庄大绿地”分钟寺棚改将兑现“方庄大绿地”

分钟寺棚改将兑现“方庄大绿地”
丰台区分钟寺棚户区近日正式启动房屋征收签约,回迁房沿方庄东路路东选址,规划建设用地面积约10公顷,棚改后腾退土地除了建设安置房,其余约48公顷将全部用于织绿补绿,在规划图上存在了20多年的“方庄大绿地”将不久与市民见面。分钟寺棚户区位于丰台区方庄地区东部,东至分钟寺立交桥与朝阳区交界,北至朝阳区十八里店乡十里河三队,南至南三环路,西至方庄东路,涉及丰台一个地块和朝阳两个地块,是一个跨区项目。早在1996年,这里就宣布启动拆迁,但22年过去了,始终未动工。随着周边地区的更新与提升,这片土地逐渐成为“城中村”。在其中走一圈,记者发现,这里基本都是低矮的老房,由于年久失修,一些房子漏雨甚至倒塌,更让居民们“糟心”的还有坑洼的道路、脏乱差的居住环境。由于房租低廉、地理位置优越,这里也成了沿街游商的聚集地,交通、消防安全问题逐渐凸显。回迁安置改善环境,一直是辖区居民的心愿。今年年初,盼了22年的分钟寺回迁安置房项目启动预签约。8月19日,规划红线范围内的房屋征收与补偿工作正式启动。征收范围为东至丰台区界,南至东南三环,西至方庄东路、丰台区界,北至朝阳白墙子村、丰台区界。项目签约期限为2019年8月19日至2019年9月17日。在棚户区周边,一批回迁安置房已经开始建设,回迁安置房沿方庄东路路东选址,规划建设用地面积约10公顷,共有16栋楼,总建筑面积约44万平方米,总户数为4419户,停车位2322个。目前,安置房已经有4栋楼结构封顶,4栋楼已经开工,剩余8栋楼将根据棚改进度陆续开工。安置房以中小户型为主,80平方米左右户型最多。

前7月国企利润增长7.3% 电力生产等行业增长较快前7月国企利润增长7.3% 电力生产等行业增长较快

前7月国企利润增长7.3% 电力生产等行业增长较快
财政部26日数据显示,2019年1至7月,全国国有及国有控股企业(以下称“国有企业”)主要经济指标继续保持增长态势,应交税费低速增长,减税降费政策效果显著。  数据显示,1至7月,国有企业利润总额21366.2亿元,同比增长7.3%。其中,中央企业14119.0亿元,同比增长7.7%。地方国有企业7247.2亿元,同比增长6.6%。1至7月,国有企业税后净利润16002.5亿元,同比增长8.5%,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9881.2亿元。其中,中央企业10595.1亿元,同比增长9.7%,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6744.9亿元。地方国有企业5407.4亿元,同比增长6.1%,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3136.3亿元。  营业总收入方面,1至7月,国有企业营业总收入344700亿元,同比增长7.7%。其中,中央企业199482亿元,同比增长6.2%。地方国有企业145218亿元,同比增长10%。  成本费用利润率方面,1至7月,国有企业成本费用利润率6.5%,与上年同期基本持平。其中,中央企业7.6%,增长0.1个百分点。地方国有企业5.1%,下降0.2个百分点。  资产负债率方面,7月末,国有企业资产负债率64.4%,下降0.2个百分点。其中,中央企业67.5%,下降0.3个百分点。地方国有企业62.1%,下降0.1个百分点。  从主要行业盈利情况来看,1至7月,电力生产、建筑、建材等行业利润增长较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