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蒂梦幻首秀找回国米历史传统 缘何解锁百步穿杨大军?靠四个字孔蒂梦幻首秀找回国米历史传统 缘何解锁百步穿杨大军?靠四个字

孔蒂梦幻首秀找回国米历史传统 缘何解锁百步穿杨大军?靠四个字
一场4-0的屠戮,让孔蒂的国米处子秀,比最乐观的预期还要更好。意媒极尽赞美之能事,有的赞美很中肯,比如“有多久没看到过蓝黑军如此摧枯拉朽的攻击表现了?”有的赞美,则似乎有点太草率、太浮躁、太想当然了,比如“这是冠军级球队的统治力!”实事求是的说,蓝黑军本战确实发挥出色,无论是新援融入,还是攻防运转;无论是球员个体发挥,还是整体配合水准,都有很多可圈可点之处。首战国米最大的亮点,还在于解决了上赛季球队最大的难题——破密防乏术,而解决这一难题的关键点在于四个字:前锋压制。从表象上看,国米本战的4个进球,全部是远射制造的杀机。布罗佐维奇转射死角的弧线球,帮助国米打开胜利之门。森西一次射门被封堵,二次断球后闪转腾挪的突进后,中距离射门结束比赛悬念。卢卡库延续了自己在此前三支球队效力时的首秀破门纪录,靠的是劳塔罗远射迫使门将脱手。坎德雷瓦距门30米外的华丽世界波,将这个夜晚梅阿查球场的欢乐氛围,推上高潮。甚至,蓝黑军本战的远射表现不止于此,波利塔诺用远射也曾打入一球,不过裁判认定越位位置的卢卡库干扰门将视线,所以进球无效。平心而论,本战在门前感觉方面,前锋卢卡库,特别是拿到更多机会的劳塔罗,其实并不算太好。但依靠蓝黑军“百步穿杨大军”的大放异彩,国米取得完胜。一个问题是:上个赛季国米破密防乏术,也曾频繁尝试远射,甚至将远射高手(纳因戈兰)当成球队头号大腿来使用,却很难远射得手,为何现在情况截然不同?曾经一个赛季不进球的坎德雷瓦、16个月来没有在梅阿查球场破门的布罗佐维奇等人,也都纷纷被激活?这是因为,孔蒂麾下的国米,对于前锋的位置和职能,较之上赛季有了微妙的不同。上赛季国米的主打战术是“后插上”,而这种后插上的核心要义,是要求突前前锋回撤带出中后卫,然后由纳因戈兰、贝西诺等球员寻找空档区域前插,从而寻觅杀机。这种踢法固然有其独到之处,但也有副作用:因为对手中卫感受到来自前锋的压迫感不足,他们能有余力去控制更大的区域,包括对大禁区外的远射进行干扰和封堵,这导致国米此前2年,远射破门的难度倍增。上赛季国米的战术执行不可谓不坚决,即便是伊卡尔迪这样“禁区十步一杀”的高手,也屡屡因为战术需求而回撤。随着国米打法被各队所熟知,意甲各队不再轻易上当,这种打法的威力大打折扣。在这种前提下,蓝黑军仍然机械的延续这一思维,因此“进攻便秘”、破密防乏术的问题,成为国米心腹大患。孔蒂时代首战,国米频繁远射得手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对手的防守球员们,将更多的精力用于应对来自前锋的冲击,没有足够的余力再去防范外围远射。本战,国米的中场球员们也积极参与进攻,五中场(含替补)合计完成14次射门,如森西51分钟就完成5次射门,创造了个人职业生涯单场之最(此前的纪录是单场4次射门)。可以说,孔蒂的打法也非常强调“中场后插上”。但本赛季国米与上赛季最大的不同,就在于前锋不再刻意回撤,而是时刻保持着给对手中卫和门将以压力,这种踢法令对手中卫无法保护更大区域,也让国米中场球员能有大量的中距离尝试百步穿杨的机会——这就是在意甲赛场上非常重要的概念:前锋压制。历史上的国米,从来都是一支强调前锋压制的球队,无论是维耶里、大罗时代,还是后来的阿德、克雷斯波、克鲁斯时代。在国米上一个连冠周期里,曼奇尼将前锋压制的作用用到极致,利用伊布能吸引2-3个后卫的特点,让斯坦科维奇、坎比亚索甚至是马特拉齐等人的中距离攻击火力尽情释放,成就了很多经典比赛。但是在过去2年,斯帕莱蒂崇尚的“群狼战术”因为忽视前锋压制的作用,导致国米成为一支“遇弱不强”的球队,面对密集防守,非但缺少禁区内的打击力,也让球队众多远射能手们没有空间在外围张弓搭箭。现在的国米,有些回归历史传统的意味,无疑更符合蓝黑军死忠球迷们的审美观。当然了,每一种战术都有其强点,也有其弱点。利用“前锋压制”来破密防,对阵莱切这种中后场球员能力有限的球队时,往往效果很好。但若对手中后场明星级球员能力更强,局面或许会有所不同,届时国米可能遇到困难,对于这一点,国米理当打好预防针。所以,切勿因为国米首轮的完胜,就低估蓝黑军接下来征程所可能遭遇的困难。不过,当蓝黑军重新开始找回“前锋压制”的历史传统后,有理由期待孔蒂治下的国米,在对阵中下游球队时的胜率、攻击力,能比前两年有所改观。无论如何,上赛季的短板若能提升,这都是一件好事。

青岛这个路口交通组织发生变化 许多司机都扣过分 青岛这个路口交通组织发生变化 许多司机都扣过分

青岛这个路口交通组织发生变化 许多司机都扣过分
速看!青岛这个路口交通组织发生变化,许多司机都在这扣过分……近期,青岛多个地方交通组织有新变化,想要顺畅通行不扣分?速看最强攻略↓↓↓市北区胶州路聊城路口胶州路聊城路口连接胶州路、沧口路及胶宁高架,路况复杂且全天过境交通通行需求较大,许多司机都在这里扣过分。日前青岛交警制定了此处交通组织优化方案↓↓↓交通变化

胶州-聊城路口1、沧口路西进口车道属性调整为“掉头+2直行+直右”;
2、路口中间区域由原北向南单向通行调整为南北双向行驶,北向南渠化四车道,车道属性为“直左+直行+2右转”;南向北渠化两车道,车道属性为“2左转”,施划左转导向线,引导左转车辆通行;增设信号灯,对此区域车辆进行信号控制;
3、胶州路西进口车道属性调整为“直左+直行+直右”;
4、胶州路东进口压缩进口车道宽度,重新渠化四车道,车道属性为“2左转+直左+直行”;
5、聊城路南进口车道属性调整为“左直右”。建议通行路线
1、胶州路原西向东直行、聊城路南向东右转经市立医院掉头往沧口路、小港片区方向车辆可在此路口西向北左转、南向北直行后左转驶入沧口路,规避下游胶州路辅道与胶宁高架交织合流拥堵路段;2、新冠高架北向南经胶宁高架向东行驶车辆可经新冠高架渤海路下桥匝道-新疆路-冠县路-沧口路向东行驶;胶宁高架东向西、小港片区往新冠高架方向车辆可经沧口路-冠县路-新疆路-渤海路上桥匝道驶入新冠高架。

方案实施后,青岛交警根据路口交通运行情况,对路口信号配时方案进行优化调整,将胶州路、沧口路方向车辆错时分放,避免西向东方向交通压力集中汇聚在胶宁高架下桥位置,减少合流区车辆交织冲突;下一步青岛交警将对下游胶宁高架三期下桥位置交通组织进行完善,进一步规范道路行车秩序,提高交通运行安全。嘉善路(鞍山一路至鞍山二路)设置单行线嘉善路(鞍山一路至鞍山二路)道路宽度较窄,周边小区及学校密集,停车需求较大,高峰交通出行集中,道路双向通行易产生交通拥堵。青岛交警经过实地调研,对此路段实施单向通行方案。↓↓↓交通变化

1、嘉善路(鞍山一路-鞍山二路)路段设置为西向东单行线;2、其他路段保持现状通行。

沈海高速青岛段最高限速值调整至110km/h此外,沈海高速青岛段最高限速值也有调整↓↓↓司机朋友们行车一定要注意道路通行调整变化避免因违反交通规则而造成事故

九旬老人口述 画家妙笔复原消逝古庙九旬老人口述 画家妙笔复原消逝古庙

九旬老人口述 画家妙笔复原消逝古庙
画家蔡长海画出的卢医庙  平实拙朴的山门,气势雄浑的大殿,勾檐滴水,粉墙黛瓦,巨树参天,香客往来,远处屋舍掩映,仿佛有远远近近的鸡鸣狗吠……当这一页水墨画展开在面前,中牟九龙办事处(原九龙镇)九龙村的企业家张希心里的一块石头终于落了地。  修村志想让古庙“重现”  年逾七旬的张希是九龙村(原卢医庙村)的老支书,从支书的职位上退下来之后转型做企业。从老支书到企业家,张希心中有一份对故乡的情怀——要为卢医庙村修村志。修志的过程中,村里的古庙如何再现,是张希一直头疼的事。  卢医庙是为纪念战国时神医扁鹊而建的。扁鹊曾居卢国地(今济南长清区),所以又称卢医。  张希介绍,传说卢医庙始建于公元前300年。卢医曾在九龙村一带行医,当地百姓感念,由大户人家牵头捐建了卢医庙。后几经岁月风霜与战火毁弃又几度重建。唐初二次重建的卢医庙,已具相当规模,并且香火日盛,卢医庙村的村名也在当时开始使用。此后明初又经过一次重建。  最近的一次重建是在道光三年。现存置于村委大院的两通功德碑上有详细记述。如今碑文已模糊,但仍有部分可以辨识。碑文记载:道光年间重建卢医庙时,东到开封,西至巩县,南抵登封、密县、新郑,北及黄河之滨,民众纷纷捐款捐物,募得钱物之丰,规模空前。因而重建的卢医庙规模宏大,气势雄浑。  《郑县志·人物志》清末名医张希曾(1835~1908)传记载,清末管理卢医庙的道人叫卢本固(1831~1929),二人相与往来,私交甚笃。张希曾是中成药“肥儿丸”的研制发明者,这款传统名药70后都不会陌生。后张将肥儿丸秘方赠与卢道士,在郑州一带广为施用。新中国成立后,卢道士继任者将“肥儿丸”秘方无偿捐献,由郑州中药厂生产,惠及更多民众。  后来,卢医庙被多次破坏,庙内神龛、塑像,屋脊上的神兽、勾檐,乃至大殿、卷棚、山门,墙砖屋瓦,梁柱窗棂,或被拆,或被砸毁,或被挪去修建其他建筑,最后在上世纪70年代被拆除,片瓦不存。

27.18亿收购案告吹!绿城中国放弃百年人寿 王健林仍是第一大股东27.18亿收购案告吹!绿城中国放弃百年人寿 王健林仍是第一大股东

27.18亿收购案告吹!绿城中国放弃百年人寿 王健林仍是第一大股东
今日(8月26日),绿城中国一纸公告宣布“终止收购百年人寿股份”,大连万达拟出清百年人寿的9亿股股份梦想破灭,27.18亿收购案正式告吹!   2018年12月17日,绿城中国公告称,公司与卖方签订股份转让协议,以现金27.18亿元收购百年人寿9亿股股份,占比为11.55%。2019年1月8日,百年人寿在中国保险行业协会官网发布公告确认,绿城中国接手的正是大连万达持有的股份。   股东欲变更、“网红”保险被下架…百年人寿进入2019年一直风波不断。   1月8日,百年人寿在中国保险行业协会官网正式发布了变更股东的公告。大连万达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将持有的9亿股百年人寿股份转让给绿城房地产集团有限公司,占百年人寿总股本的11.55%,现金代价为人民币27.18亿元;   1月15日,百年人寿再发公告,科瑞集团将持有的70000万股股份转让给国测地理信息科技产业园集团有限公司(简称“国测信息”)。转让完成后,国测信息持有百年人寿70000万股股份,占总股本的8.98%;科瑞集团持有百年人寿10000万股股份,占总股本的1.28%;   2月15日,百年人寿的“网红”重疾险, 百年童佳倍终身重大疾病保险宣布停售。百年人寿内部对于停售“百年童佳倍”的文字说明显示,该款产品主要存在长期赔付风险、内部自留风险、不可控逆风险和股东利润风险;   3月1日,另一款“网红”重疾险,百年慧惠保重大疾病保险宣布下架;   8月1日,百年人寿发公告,大连城市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大连乾豪坤实置业有限公司、大连国泰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分别将所持有的百年人寿8亿股、2亿股、8000万股股权,转让给奥园集团有限公司。此次股份转让完成后,奥园集团有限公司持有百年人寿10.8亿股,持股比例13.86%。如果此次变更股东事项获银保监会批准,那么奥园将成为百年人寿的第一大股东。   从上述内容看,百年人寿今年发布了三次股权变动公告,拟“接盘”股权的3家机构均为地产企业。一方面“保险+地产”因周期长、收益稳定的不动产投资,与保险资金的长期资金有天然的匹配性。另一方面,百年人寿的偿付能力确实也在承压。   根据百年人寿最新偿付能力报告显示,二季度百年人寿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为84.60%,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为111.67%,虽然过了监管要求的“及格线”,但值得注意的是,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已是自2016年以来的最低值。数据显示,百年人寿自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自2016年三季度至2018年四季度,由178%降至87.57%,已属9连降。   从二季度偿付能力报告来看,目前百年人寿共有17家股东,而王健林执掌的大连万达仍是百年人寿第一大股东。虽然偿付能力逼近红线,但是二季度,百年人寿的保险业务收入为145.67亿元,净利润为4.16亿元。加之近年来,监管发放保险牌照趋紧,大连万达是否再“找下家”出售百年人寿有待观察。

蔡奇会见东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蔡奇会见东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

蔡奇会见东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
8月26日下午,北京市委书记蔡奇在北京城市副中心会见了来访的日本东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北京市委副书记、市长陈吉宁与小池百合子签署两市交流合作备忘录。蔡奇说,东京是北京缔结的第一个国际友好城市,今年是两市结好40周年。站在新的历史起点上,我们要以中日领导人大阪会晤达成的重要共识为指引,秉持友好初心,坚持相向而行,推动两市友城关系更好发展。深化拓展金融、科技、新能源汽车、智能装备等领域的互利合作,为双方企业开展对接与合作搭建平台、提供便利,实现互利共赢。深入开展城市规划建设管理交流互鉴,学习借鉴东京在都市圈建设、老城改造、轨道交通、垃圾处理等方面的有益经验。继续加强文化、教育、旅游等领域的交流,筑牢两市友好的民意基础。两市同为奥运大家庭成员,在奥运筹办、场馆设施赛后利用等方面进一步加强合作,共同推动奥林匹克运动向前发展。预祝2020年东京奥运会圆满成功。小池百合子表示,北京城市副中心规划建设和北京2022年冬奥会、冬残奥会筹备工作,令人印象深刻。东京都愿与北京市一道,以两市结好40周年为契机,加强各领域的交流合作,为日中友好作出新的贡献。陈吉宁与小池百合子分别代表北京市人民政府和东京都政府签署备忘录,两市将在科技创新、城市规划、卫生健康、青少年等十个领域拓展和深化交流合作。会见前,小池百合子一行参观了千年城市守望林,以及北京城市副中心规划沙盘、北京2022年冬奥会和冬残奥会和纪念北京东京结好40周年展览。北京市领导林克庆、崔述强分别参加相关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