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宣城桃花潭:碧波涵空 宛如仙境安徽宣城桃花潭:碧波涵空 宛如仙境

安徽宣城桃花潭:碧波涵空 宛如仙境
  桃花潭美如画卷,移步易景。 宋吾能 摄  桃花潭烟波使人陶醉,四时景宜人。 余洋 摄  航拍桃花潭。 余洋 摄  航拍桃花潭。 余洋 摄  驾一叶扁舟泛游其上,一篙新绿,微波涟漪,足见“千尺潭光九里烟,桃花如雨柳如绵”。 宋吾能 摄  桃花潭四周点缀着众多的自然人文景观:屹立千年的垒玉墩,深藏奥妙的书板石、李白醉卧的彩虹岗、踏歌声声的古岸阁、青砖黑瓦的古民居。 余洋 摄  烟雾缭绕,朝阳夕晕,山光水色,尤显旖旎。 宋吾能 摄  航拍桃花潭。 余洋 摄  桃花潭面水光潋艳,碧波涵空。 宋吾能 摄  桃花潭,位于安徽泾县以西40公里处,南临黄山、西接九华山,与太平湖紧紧相连。因唐代诗人李白《赠汪伦》——“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伦送我情”这首脍炙人口的千古绝唱,而名扬天下。8月26日,桃花潭潭面水光潋艳,碧波涵空,宛如人间仙境。(张强 宋吾能 余洋)

孔蒂梦幻首秀找回国米历史传统 缘何解锁百步穿杨大军?靠四个字孔蒂梦幻首秀找回国米历史传统 缘何解锁百步穿杨大军?靠四个字

孔蒂梦幻首秀找回国米历史传统 缘何解锁百步穿杨大军?靠四个字
一场4-0的屠戮,让孔蒂的国米处子秀,比最乐观的预期还要更好。意媒极尽赞美之能事,有的赞美很中肯,比如“有多久没看到过蓝黑军如此摧枯拉朽的攻击表现了?”有的赞美,则似乎有点太草率、太浮躁、太想当然了,比如“这是冠军级球队的统治力!”实事求是的说,蓝黑军本战确实发挥出色,无论是新援融入,还是攻防运转;无论是球员个体发挥,还是整体配合水准,都有很多可圈可点之处。首战国米最大的亮点,还在于解决了上赛季球队最大的难题——破密防乏术,而解决这一难题的关键点在于四个字:前锋压制。从表象上看,国米本战的4个进球,全部是远射制造的杀机。布罗佐维奇转射死角的弧线球,帮助国米打开胜利之门。森西一次射门被封堵,二次断球后闪转腾挪的突进后,中距离射门结束比赛悬念。卢卡库延续了自己在此前三支球队效力时的首秀破门纪录,靠的是劳塔罗远射迫使门将脱手。坎德雷瓦距门30米外的华丽世界波,将这个夜晚梅阿查球场的欢乐氛围,推上高潮。甚至,蓝黑军本战的远射表现不止于此,波利塔诺用远射也曾打入一球,不过裁判认定越位位置的卢卡库干扰门将视线,所以进球无效。平心而论,本战在门前感觉方面,前锋卢卡库,特别是拿到更多机会的劳塔罗,其实并不算太好。但依靠蓝黑军“百步穿杨大军”的大放异彩,国米取得完胜。一个问题是:上个赛季国米破密防乏术,也曾频繁尝试远射,甚至将远射高手(纳因戈兰)当成球队头号大腿来使用,却很难远射得手,为何现在情况截然不同?曾经一个赛季不进球的坎德雷瓦、16个月来没有在梅阿查球场破门的布罗佐维奇等人,也都纷纷被激活?这是因为,孔蒂麾下的国米,对于前锋的位置和职能,较之上赛季有了微妙的不同。上赛季国米的主打战术是“后插上”,而这种后插上的核心要义,是要求突前前锋回撤带出中后卫,然后由纳因戈兰、贝西诺等球员寻找空档区域前插,从而寻觅杀机。这种踢法固然有其独到之处,但也有副作用:因为对手中卫感受到来自前锋的压迫感不足,他们能有余力去控制更大的区域,包括对大禁区外的远射进行干扰和封堵,这导致国米此前2年,远射破门的难度倍增。上赛季国米的战术执行不可谓不坚决,即便是伊卡尔迪这样“禁区十步一杀”的高手,也屡屡因为战术需求而回撤。随着国米打法被各队所熟知,意甲各队不再轻易上当,这种打法的威力大打折扣。在这种前提下,蓝黑军仍然机械的延续这一思维,因此“进攻便秘”、破密防乏术的问题,成为国米心腹大患。孔蒂时代首战,国米频繁远射得手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对手的防守球员们,将更多的精力用于应对来自前锋的冲击,没有足够的余力再去防范外围远射。本战,国米的中场球员们也积极参与进攻,五中场(含替补)合计完成14次射门,如森西51分钟就完成5次射门,创造了个人职业生涯单场之最(此前的纪录是单场4次射门)。可以说,孔蒂的打法也非常强调“中场后插上”。但本赛季国米与上赛季最大的不同,就在于前锋不再刻意回撤,而是时刻保持着给对手中卫和门将以压力,这种踢法令对手中卫无法保护更大区域,也让国米中场球员能有大量的中距离尝试百步穿杨的机会——这就是在意甲赛场上非常重要的概念:前锋压制。历史上的国米,从来都是一支强调前锋压制的球队,无论是维耶里、大罗时代,还是后来的阿德、克雷斯波、克鲁斯时代。在国米上一个连冠周期里,曼奇尼将前锋压制的作用用到极致,利用伊布能吸引2-3个后卫的特点,让斯坦科维奇、坎比亚索甚至是马特拉齐等人的中距离攻击火力尽情释放,成就了很多经典比赛。但是在过去2年,斯帕莱蒂崇尚的“群狼战术”因为忽视前锋压制的作用,导致国米成为一支“遇弱不强”的球队,面对密集防守,非但缺少禁区内的打击力,也让球队众多远射能手们没有空间在外围张弓搭箭。现在的国米,有些回归历史传统的意味,无疑更符合蓝黑军死忠球迷们的审美观。当然了,每一种战术都有其强点,也有其弱点。利用“前锋压制”来破密防,对阵莱切这种中后场球员能力有限的球队时,往往效果很好。但若对手中后场明星级球员能力更强,局面或许会有所不同,届时国米可能遇到困难,对于这一点,国米理当打好预防针。所以,切勿因为国米首轮的完胜,就低估蓝黑军接下来征程所可能遭遇的困难。不过,当蓝黑军重新开始找回“前锋压制”的历史传统后,有理由期待孔蒂治下的国米,在对阵中下游球队时的胜率、攻击力,能比前两年有所改观。无论如何,上赛季的短板若能提升,这都是一件好事。

青岛这个路口交通组织发生变化 许多司机都扣过分 青岛这个路口交通组织发生变化 许多司机都扣过分

青岛这个路口交通组织发生变化 许多司机都扣过分
速看!青岛这个路口交通组织发生变化,许多司机都在这扣过分……近期,青岛多个地方交通组织有新变化,想要顺畅通行不扣分?速看最强攻略↓↓↓市北区胶州路聊城路口胶州路聊城路口连接胶州路、沧口路及胶宁高架,路况复杂且全天过境交通通行需求较大,许多司机都在这里扣过分。日前青岛交警制定了此处交通组织优化方案↓↓↓交通变化

胶州-聊城路口1、沧口路西进口车道属性调整为“掉头+2直行+直右”;
2、路口中间区域由原北向南单向通行调整为南北双向行驶,北向南渠化四车道,车道属性为“直左+直行+2右转”;南向北渠化两车道,车道属性为“2左转”,施划左转导向线,引导左转车辆通行;增设信号灯,对此区域车辆进行信号控制;
3、胶州路西进口车道属性调整为“直左+直行+直右”;
4、胶州路东进口压缩进口车道宽度,重新渠化四车道,车道属性为“2左转+直左+直行”;
5、聊城路南进口车道属性调整为“左直右”。建议通行路线
1、胶州路原西向东直行、聊城路南向东右转经市立医院掉头往沧口路、小港片区方向车辆可在此路口西向北左转、南向北直行后左转驶入沧口路,规避下游胶州路辅道与胶宁高架交织合流拥堵路段;2、新冠高架北向南经胶宁高架向东行驶车辆可经新冠高架渤海路下桥匝道-新疆路-冠县路-沧口路向东行驶;胶宁高架东向西、小港片区往新冠高架方向车辆可经沧口路-冠县路-新疆路-渤海路上桥匝道驶入新冠高架。

方案实施后,青岛交警根据路口交通运行情况,对路口信号配时方案进行优化调整,将胶州路、沧口路方向车辆错时分放,避免西向东方向交通压力集中汇聚在胶宁高架下桥位置,减少合流区车辆交织冲突;下一步青岛交警将对下游胶宁高架三期下桥位置交通组织进行完善,进一步规范道路行车秩序,提高交通运行安全。嘉善路(鞍山一路至鞍山二路)设置单行线嘉善路(鞍山一路至鞍山二路)道路宽度较窄,周边小区及学校密集,停车需求较大,高峰交通出行集中,道路双向通行易产生交通拥堵。青岛交警经过实地调研,对此路段实施单向通行方案。↓↓↓交通变化

1、嘉善路(鞍山一路-鞍山二路)路段设置为西向东单行线;2、其他路段保持现状通行。

沈海高速青岛段最高限速值调整至110km/h此外,沈海高速青岛段最高限速值也有调整↓↓↓司机朋友们行车一定要注意道路通行调整变化避免因违反交通规则而造成事故

暑期游学市场屡遭吐槽 有家长晒账单:总费用超7万暑期游学市场屡遭吐槽 有家长晒账单:总费用超7万

暑期游学市场屡遭吐槽 有家长晒账单:总费用超7万
游学市场屡遭吐槽 产品褒贬不一贵在哪里孩子们在汉魏洛阳故城考古发掘现场。卢喆/摄参加螺丝钉贵州游学项目的小朋友参观贵州省博物馆,了解少数民族文化。马东/摄  诗人舒婷有一句诗这样写道:我们都是秋天的叶子,被裹挟着向前飞奔,既无从呼救,又不肯放弃挣扎。  同样的一种无助的焦虑感,似乎每到暑假都要在家长中流传一遍。2017年暑期,月薪3万元支撑不起孩子暑假的新闻引发热议。而在2019年,这一费用上升到了8万元。一位母亲晒出的暑期账单,花式培训班、花式海外游学,再来点出行交通、餐饮费,总体费用达到7.4万元,其中游学就占了5万元。  游学已经成为家长的消费标配  假期的游学已经成为家长的消费标配,因为不但学校的假期作业需要写游览见闻,中考的作文题目甚至都涉及相关内容。家长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都会带孩子在暑期出游,暑期一贯是全国旅游的旺季。而近年来,更多家长希望孩子在旅游中,不但能开阔眼界,还能学到更多的知识,游学旅游产品成了越来越多人关注的焦点。  暑期将尽的时候,携程旅游集团发布了《2019暑期游学账单》显示,从携程游学平台的订单数据看,2019暑期单次游学人均消费价格为8641元,同比2018年下降4.3%。家庭平均游学花费2.2万元,同比2018年增长2.1%。  携程游学平台发布了“2019暑期游学消费排行榜”,统计了全国15个游学主要出发城市2019暑期消费价格:广州游学人均花费11963元全国最高,其次是北京10380元和上海9830元。在K12阶段学生中,游学消费按照年龄递增。各年龄段消费最高的分别是珠海小学生、上海初中生、广州高中生,消费金额分别为5963元、12263元和20852元。就全国平均收入来说,游学消费的确不低,但比上面账单中晒出的一个暑假游学花5万的数据低了不少。  统计数据虽然显示,绝大部分家长还是比较理性,不可能大幅超过自己的收入水平消费游学产品,但焦虑的情绪却是实实在在的,在采访中,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发现,很大一部分家长在选择游学产品时,最难判断的就是“学”。怎么学,学到什么程度,达到什么效果?这些问题都是在购买之前无从判断的,而且每个家长对“学”的理解各不相同。  游学可以贵,但要贵得有道理  北京的赵女士暑期给即将上初一的儿子报了一个游学团,国内洛阳+西安的行程,不包含机票就花了1.5万元,而一般的行程才五六千元,赵女士的朋友都很不理解,认为赵女士被收了“智商税”,赵女士却不以为然,认为这1.5万元的游学产品贵得有道理。  赵女士所说的游学产品,是今年暑期携程推出的自营少年壮游系列之一,从洛阳出发到西安,沿途寻访从西周到汉唐的遗迹。“这个线路是复旦大学历史系教授设计的,不走传统的旅游景点,很多是基本没游客的博物馆和没有对外开放的考古现场。而且在这些地方给孩子们讲解的不是导游和讲解员,而是博物馆和考古队的研究员。”这是赵女士对行程中最满意的地方,“这些是平时想花钱也请不到人,想去也去不了的地方。”  而对于价格,赵女士觉得物有所值:“这个团一共只有10个孩子,大部分是初中生,没有家长。配了一个领队负责全程、一个导游安排车辆食宿,一个生活老师、一个摄影师,还有一个复旦大学历史系的在读博士负责全程的学习指导。吃饭也都是挑当地最有特色的餐馆,完全不是原来旅行团的概念,不能用旅行团的价格来比。”  赵女士说,在“游”的部分,因为去的很多不是热门景区,所以人很少,“好几次都是包场效果。”最让她满意的还是“学”的部分:“‘博士老师’不但随时可以答疑,一天行程结束之后,还给孩子们复盘,把白天的内容再串一遍。而且行程一开始,就把孩子们分成两个队,每天复盘结束有PK赛。孩子为了给团队挣分,每天听得可认真了,连本都带上了,一路在做笔记。”  但赵女士说,上述这些都不被她的朋友认可,主要的理由是,能学到的东西有限。“我自己也是博士毕业,也从事教学工作,我当然知道知识要从阅读中获得。旅行中获得的知识肯定是远远少于读书,但是游学最重要的是能开启孩子的阅读兴趣,越专业的书越是需要带着疑问阅读。游学是开启孩子阅读兴趣的钥匙。”赵女士说,“以前也带儿子去旅游,到各种古迹中孩子没有兴趣去了解,感觉像是在强迫他一样。而游学的形式不一样,跟同龄人一起,整个行程很开心。孩子回来后也愿意去了解相关的历史知识,说下次还想再去。”  产品不怕贵,怕的是客户说不值  “喜欢的家长,每年都愿意跟我们出去,早早就打听今年的行程。不喜欢的家长,看产品页面直接就关闭了,我们永远不知道他们因为什么不喜欢。”螺丝钉博物探索联合创始人兼首席运营官马星告诉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  螺丝钉博物探索的主要产品针对小学阶段的孩子,以周末博物馆科普游学为主,在假期也会推出游学产品。  “游学产品和旅行团相比肯定贵,而且还贵不少。第一,成本比旅行社高太多了,根本便宜不了;第二,我们是有课程设计的,寓教于乐也是专业活儿。”马星说。  马星解释为什么游学产品成本高:“首先,车,我不敢用便宜的,一定是要有资质而且车况要好的。这一项肯定就贵,尤其是在暑期旺季,用车最紧张的时候,指定车弄不好是要加价的。吃饭我们都是在当地餐厅点菜的,不是团餐。为了照顾孩子,在贵州都要求点不辣的菜,怕小孩被鱼刺卡到,都不敢点鱼。在这个基础上还要吃出当地特色,那都是我们派员工先去试吃过,然后才确定的菜单。这都是成本。”  “所有的一切,首先要确保的是安全。不是开会说说的那种,是要把每一个环节都反复想过,确定好流程和规范,然后教给带队的员工。员工也都是20多岁,就是大点的孩子带着一群小点的孩子,必须事先想好一切危险性,然后严格流程。”马星说,“所以我每年的游学团数量有限,因为我派不出那么多人去,不是我的人我也不敢用。”  身为教育学硕士的马星是从旅游行业去创业的螺丝钉,她说以前对亲子产品的理解,现在看起来太粗糙、太幼稚了,“不是加些亲子项目就可以叫‘亲子游’了,现在来看这样的产品为什么复购率低?因为缺乏人性化服务。举一个最简单的例子,现在的亲子游很多是单独一个妈妈带着一个甚至两个孩子出游,这个妈妈会面临多少困难?无数个!就光上厕所一项,就能让人崩溃。绝大多数地方是没第三卫生间的。”  “把这些妈妈所有的困难尽量都想到,然后都解决好。那购买过一次的客户,她下回还想去。”马星说,“中国的消费者早已经接受了为服务付费的概念,产品不怕贵,怕的是客户说不值。”  马星说:“螺丝钉有个投资人,一开始只是购买了我们考古发掘的一个科普游学产品,他两个孩子都玩得特别开心,也特别喜欢那个课程。他就跟我们说,他一直在找这样的产品,终于找到了,我们做的就是他想要的,问我们是否接受投资。”  游学还缺龙头企业建立标准  马星觉得游学产品的现状是,客户找不到想要的产品,产品也找不到销售渠道给需要的客户:“做游学产品的大多数都是小公司,传统旅行社也做,但多数只是原有线路改改名字,谈不上有课程设计。还有很多营地组织的以户外运动为主的产品,也叫游学。都叫游学,产品的设计理念和实际内容又千差万别,客户在海量信息中无法分辨。”  “螺丝钉目前最好的销售渠道是‘大V’,平常写育儿公众号。或者是‘妈妈群’,家长们相信平时有共同话题的妈妈所推荐的产品。”马星认为目前游学市场还是缺能带流量和建立行业标准的龙头企业。  “今年暑期游学旅行市场提前升温。从携程游学平台报名情况预计,暑期游学旅行人次同比增长50%以上。”携程游学平台总监贺静说,“目前,游学市场还处在快速增长期,产品形式多样,未来将进一步细分游学市场主题,让客户在选择上更清晰准确。”  贺静认为:游学供给侧面对的是一个多样的市场。不同年龄段、不同兴趣的客群,需要不同的产品去满足。如今游学市场面临的实际体验低于预期的情况,就是由于购买预期和游学产品供给不匹配导致的。携程希望做的,就是通过平台的方式,把消费者和产品联接起来,并进行更精准的匹配和推荐。平台将游学产品根据价格、主题、机构类别、执行经验、客户点评进行分类、分级,实现需求侧和供给测的信息对等,让消费者可以充分结合孩子的年龄、学力、兴趣爱好、目标等进行决策,找到真正需要的游学产品。  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 鄢光哲 来源:中国青年报

男性更易受欺诈“套路”90后居多 数字金融诈骗趋向小额高频男性更易受欺诈“套路”90后居多 数字金融诈骗趋向小额高频

男性更易受欺诈“套路”90后居多 数字金融诈骗趋向小额高频
零壹财经发布的《中国数字金融反欺诈报告(2019)》显示,数字技术的发展催生出新型数字金融欺诈,反欺诈能力成为平台金融科技实力重要的评价指标。  近日,零壹财经在新金融夏季峰会上发布的《中国数字金融反欺诈报告(2019)》(下称《报告》)显示,数字技术的发展催生出新型数字金融欺诈,反欺诈能力日益成为平台金融科技实力非常重要的评价指标。  经过调研,零壹财经发现,2018年银行卡欺诈率约为1.16BP(BP即万分之一),而乐信平台的欺诈发生率为0.003BP。  《报告》涵盖了中国数字金融时代的反欺诈现状、特征、用户画像、行业生态、技术、案例等内容。零壹财经合伙人、副总裁、零壹研究院院长于百程表示,在数字金融时代,反欺诈能力已经成为金融机构或金融科技公司核心的能力之一,欺诈严重伤害用户对金融科技的信任,成为阻碍数字金融行业发展的致命威胁。  报告显示,在受欺诈人群的画像中,从性别看,男性更易被骗,受害人数量约为女性的2倍。在薅羊毛事件中,女性受欺诈概率更高;从区域看,欺诈事件发生量排名前十省份的欺诈事件数量在全国占比超50%,中东部地区的人群更易遭受欺诈行为;从欺诈金额看,单笔欺诈金额在2000元以下的占比逐渐升高,数字金融诈骗更加趋向小额高频模式;从年龄看,年轻人是数字金融的主要客群,受欺诈人群也主要以“90后”居多,达到66%。  《报告》认为,从被欺诈人群的年轻化及欺诈趋向小额高频的特征看,传统反欺诈的黑名单技术、专家规则已然做不到及时有效。人工智能与大数据科技的结合,正好对症新型数字金融欺诈,而场景、数据和技术是运用AI反欺诈系统的三大关键要素,也是衡量金融科技企业反欺诈能力的关键因素。  数据显示,过去一年,乐信总计破获300多个欺诈案件,月均成功拦截欺诈订单近4000万,平均每天帮助用户避免约100万元损失。

分钟寺棚改将兑现“方庄大绿地”分钟寺棚改将兑现“方庄大绿地”

分钟寺棚改将兑现“方庄大绿地”
丰台区分钟寺棚户区近日正式启动房屋征收签约,回迁房沿方庄东路路东选址,规划建设用地面积约10公顷,棚改后腾退土地除了建设安置房,其余约48公顷将全部用于织绿补绿,在规划图上存在了20多年的“方庄大绿地”将不久与市民见面。分钟寺棚户区位于丰台区方庄地区东部,东至分钟寺立交桥与朝阳区交界,北至朝阳区十八里店乡十里河三队,南至南三环路,西至方庄东路,涉及丰台一个地块和朝阳两个地块,是一个跨区项目。早在1996年,这里就宣布启动拆迁,但22年过去了,始终未动工。随着周边地区的更新与提升,这片土地逐渐成为“城中村”。在其中走一圈,记者发现,这里基本都是低矮的老房,由于年久失修,一些房子漏雨甚至倒塌,更让居民们“糟心”的还有坑洼的道路、脏乱差的居住环境。由于房租低廉、地理位置优越,这里也成了沿街游商的聚集地,交通、消防安全问题逐渐凸显。回迁安置改善环境,一直是辖区居民的心愿。今年年初,盼了22年的分钟寺回迁安置房项目启动预签约。8月19日,规划红线范围内的房屋征收与补偿工作正式启动。征收范围为东至丰台区界,南至东南三环,西至方庄东路、丰台区界,北至朝阳白墙子村、丰台区界。项目签约期限为2019年8月19日至2019年9月17日。在棚户区周边,一批回迁安置房已经开始建设,回迁安置房沿方庄东路路东选址,规划建设用地面积约10公顷,共有16栋楼,总建筑面积约44万平方米,总户数为4419户,停车位2322个。目前,安置房已经有4栋楼结构封顶,4栋楼已经开工,剩余8栋楼将根据棚改进度陆续开工。安置房以中小户型为主,80平方米左右户型最多。